谢谢 350D

 

 

 

感谢陪了我这么长时间

 


350D 

 

350D用了4年

4年来对摄影的理解逐步深入

4年来的学习,总有个头

再见,350D

感谢,350D

 

350d 001 002.jpg 003.jpg 004_20090104024932.jpg 005.jpg 006.jpg 007.jpg 008.jpg 009.jpg 010_20090104025129.jpg 011.jpg 012.jpg 013.jpg 014.jpg 015.jpg 016.jpg 017.jpg 018.jpg


纠结的超人

 

 

超人他很纠结



纠结猫,一天不做清洁,就猫毛满天...

纠结胡须,早晨的劳动到了傍晚便成了无用功...

纠结烹饪,做什么菜只吃得了一顿,然后悉数倒掉...

纠结碟片,一屋子的游戏碟、影碟都没时间放进光驱...

纠结摄影,却呆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阳光...

纠结工作,琐碎却又不得不行...

.

.

不过,俺是超人嘛...

伟大的超人...

虽然找不到变身用的电话亭...

 

zo1.jpg  

Flyrunner

 

 

Flyrunner ,都市的传闻

他凭着自身的能力在建筑群之间穿梭

或像风一样掠过城市,或在最高的大厦尖顶上俯瞰众生

累了就随风而睡,饿了就迎风而餐

 

 

但他一生都在天上飞来飞去,永不停息

落地的时候

也就是死的时候







fly


轨道

"我告诉你一个秘密...."

"魔都存在着一十一条轨道线"

"它们互相纠缠,而且以惊人的速度诞生和伸展"

"它们就像根脉,让肌体搏动不息"

"但是每一条轨道,实际上都通向同一个地方"




"每天搭上轨道的人,无论坐的哪条线,其实都是要去同一个地方"


"只是有些人很快就到达目的地,有的人却需要花很长的时间"

 

轨道 魔都

 

一片落叶

 我十一岁那年,时常逃课去听人弹琴。

那是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女孩,我唤她颜姐。她的琴声宛如一缕阳光,在寒风中缓缓盘旋起伏,流淌到心里。

我那时喜欢坐在钢琴旁,看着颜姐细长单薄的手,在琴键上移动,身体微微晃动着,好像琴声是从她身体深处发出来的。

颜姐身体不好,老是咳嗽,咳得很了,就歇下手来。她的眼睛睁得很大。望着窗外,窗外是一颗老极了的梧桐树,长在楼下的砖道上。

“颜姐,你发什么呆”有一天我问道。

“五十,”颜姐低声说道,“它们现在越落越快了。三天前还有差不多三百片。我数得头都疼了。但是现在好数了。又掉了一片。只剩下四十九了。”

我也往窗外看去,秋天的寒风把梧桐的叶子差不多全都吹掉了,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叶子挂在光秃的枝条上。那又有什么可数的呢?

“叶子......等到最后一片叶子掉下来,我也就走了。这件事我三天前就知道了。”


第二天我又逃课去找颜姐。颜姐没有弹琴,坐在床上一直凝视着窗外,也不同我讲话。

下楼经过窗台时,一片叶子飘落在面前。我抬头看见光秃秃的梧桐,枝丫间和枝丫上只剩下一片天空。

当天班主任过来告状,父亲把我痛打了一顿。一星期后我忍不住又跑去听琴,却见不到颜姐。

有人告诉我颜姐去了很远的外地,叫我不用再去。

我哭闹了好久,但是再也没见到过颜姐...

事隔多年,我已经想不太起颜姐的面容,但是每当我看见掉在面前的落叶,就似乎听到隐约的琴声。



落叶